据外媒报道,印度酒店连锁品牌OYO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5000人,其中中国市场裁员幅度最大,占比约占60%,受聘的派遣工(主要从事支持工作,如呼叫中心和客户酒店)中,一部分员工将被暂时解雇,一旦业务恢复将被邀请回来。报道称,OYO已在美国解雇了约360名员工,占美国员工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,涉及业务发展经理、区域总经理等职位。

有OYO酒店员工在社交网络上爆料称,中国地区的裁员涉及多个地区和职位,技术裁员比例达70%,业务增长团队裁员60%,OTA部门裁员60%,EGM部门(新型增长市场)则100%全部裁掉,有的业务部门全体解散。此前被全资收购的OYO旗下的千屿酒店也被涉及。一位千屿酒店员工告诉南都记者,1月份至今工资一直没有发放,继续上班到现在,沟通后近一个月未能得到进一步的通知或方案。

南都记者注意到,依据公开报道,EGM部门系OYO酒店于去年推出的项目,是对下沉市场的进一步细分,即服务于县级及线以下村镇消费领域,包括乡村旅游民宿等。此外还有消息透露,致力于挖掘酒店增值服务的OYO云厨团队也已解散,而在去年9月,作为该团队项目之一的OYO酒店旗下连锁咖啡品牌“芬然咖啡”在西安落地首家门店。

对于上述裁员消息,OYO酒店方面回应南都记者称,“2019年,OYO酒店经历了高速增长,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。因此在2020年,我们有了更清晰的战略目标,那就是优化业务模式,专注可持续发展,提升运营体系”,因此对区域组织进行了相应的调整——着力专注于核心业务、聚焦核心城市,同时会释放一些低效城市的资源,取而代之是远程人力与技术支持。

OYO酒店去年多次因“裁员”的舆情受到关注,去年6月被爆出的一次裁员中,涉及岗位多为运营、市场开发等区域、一线岗位,彼时,OYO酒店方面将其归因于“根据绩效结果和组织结构进行人员优化”。按照官方的说法,去年OYO酒店员工总数已超过1万人,随着2.0战略升级和新兴增长市场事业部建立,仍在扩大力度招聘人才,人数达数千人,集中在业务拓展、酒店运营管理、空间改造等一线岗位。

官方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10月底,OYO酒店已经覆盖全国338座城市,遍布全中国超过2000个市县,签约超过19000家酒店,超过78万间客房;全球范围内遍布80个国家/地区的800多个城市。今年1月份,OYO酒店还表示,除了to C(对客)渠道,还将关注点拓展到了to B(对商)渠道的客房分销利润空间,探索在低线城市建立一个服务更为下沉、价格更具性价比的中小企业商旅服务网络。

但持续的扩张和人力投入似乎不尽如人意。据外媒报道,OYO今年2月发布的2019财年业绩显示,总营收从上一年的2.11亿美元增加到9.51亿美元,但在其他新兴市场的扩张,令其净亏损扩大到3.35亿美元,同比上年相当于增加5倍多。鉴于2019年在中国和印度的主要业务布局,OYO高管表示,建立新市场的固有成本,包括与人才,市场准入,运营支出等相关的成本,导致OYO的净亏损百分比有所增加。

人员的高频流动不仅发生在基层员工身上。今年2月中旬有报道称,OYO酒店中拥有酒店业从业背景的COO施振康已因个人原因离职,成为自去年下半年公司对外事务总裁付小明、首席法务官伍小翠后离职的又一位CXO(业务合伙人)。据官方资料,在他任职期间,OYO酒店的足迹遍布全国二至六线城市,2.0模式签约酒店数量超过9000家。

“春节前夕疫情突然而至,对酒店业带来沉重打击。”南都记者注意到,OYO酒店曾在3月2日发布的战略调整计划中提到,会释放一些低效城市的资源,并“会进行区域管理架构优化和精编,及对相应地区的业务职能和编制进行适当调整。”

随着联合办公企业Wework的上市失败、陷入破产疑云,软银投资的OYO会不会成为另一个“Wework”备受关注。有外媒分析称,当下酒旅行业普遍受疫情打击,OYO在中国市场的不利前景,加上此前的亏损,令接下来的业务将经受更多考验,估值可能会从去年的100亿美元估值跌至60亿美元。